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这个新年,天气出奇的怪。年前还是一片艳阳天,到了正式过节时,天却一天比一天坏。太阳整日藏在阴云里再不露面,强风也无损于这浓密的云层半分。
    唐元站在离家好一段距离的街口,这条路通往商圈,遇上再差的天,也总是熙熙攘攘的。平常人的一举一动,都将淹没于这人来人往的浪潮。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辆银灰色的SUV出现,朝她驶来。车是最普通的本田,在周围的车流中,算是低调了。唐元不能不佩服他的缜密,作为一名体制内人员,从里到外都叫人无可挑剔。
    SUV停在唐元身边,车窗摇下,褚品良的脸出现。
    “现在是越来越会使唤我了,想见你一面,还得先完成你布置的任务。”
    “那任务完成了吗?”唐元没有动。
    褚品良完全摇下车窗,“不过来亲自验视?”
    唐元走近,瞅到副驾驶座上放了一个超大的快递箱。
    “不想让你爸发现?怎么专门填我办公室的地址?”
    “因为…想看叔叔亲自帮我取,帮我运,再送到我手上。”
    褚品良笑:“既然我做到了,现在肯赏脸陪我随便转转吗?”
    唐元也对他笑,手放到副驾驶门把几秒,又缩了回去,打开后座的门钻了进去,“这不赏脸了吗?”
    看见他微沉的脸色,和即将张合的嘴唇,唐元马上堵住他的话,狡黠又轻快。
    “既然我的宝贝快递陪叔叔坐了,我就只能坐叔叔后面了呀。”
    车辆随之启动,阴灰的天色、叶子零星的梧桐树、沿街挂着红色对联的商铺一一掠过。
    “买的什么?”行车时,褚品良问道,声音很轻,像是不经意的问句。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。”唐元故意加重了语气,显得夸张,“我还以为,叔叔会提前拆开看呢。”
    “拆了不就被你发现了?很明显的。”
    “那你来猜猜看吧。”唐元嘴角轻扬,“你觉得它像什么?嗯,是国外买的,我们这儿买不到的。”
    “让叔叔一吸就成瘾的大麻,又或者……”她的食指指尖触到他后脑勺,“这样,砰的一下就能穿透叔叔这个地方的手枪。”
    褚品良瞟了一眼身旁密不透风的纸箱,还被黑色的PE袋紧紧包裹住。他顺势一把握住她放在他脑后的手,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,“现在,你喜欢的,我猜不出来了。”
    “当然是国外限量版的……”唐元任他亲着,又去看他在车内后视镜的脸,停了几秒,最后笑道,“限量版的洋娃娃!”
    褚品良哼了声:“肯定没我送你的好看。”
    汽车继续行驶。
    “今年高中毕业,想去哪里念大学?”他又问。
    “你想我去哪?”
    “不觉得离家近很方便吗?梧城虽不是首都,但在国内也算遥遥领先了。环境、教育、医疗、科技、文化事业都可谓相当漂亮。我敢保证,凭我们家的人脉和势力,你在这里,想干什么干什么,没有谁不敢给你面子。如果遇到事,不论你爸,还是我,都会为你出手……”
    “叔叔,你看。”唐元忽然出声,指着车窗外。天更阴了,云更低了。他们刚经过穿城河,水面和乌云贴得很近,都攒着劲,仿佛势不两立、一触即发。
    冬天居然也能看到这么强的对流天气。
    “气压好低。”唐元摸着自己的胸口,“但我好享受这种心跳加速,血液循环加速的感觉。”
    “所以?”
    “所以,如果我要寻找这种感觉,是不是只能去热带,去海上荒岛读书生活了?”
    “那元元好看的头发就要被淋乱了。”
    说完,两个人同时发出笑声,就像是在共同分享一个笑话。
    “但说真的。”唐元说,“这种地方,小孩子一定会感兴趣……不信,等你儿子出生后,你去试探一下他。”
    “很遗憾。我的是个女孩。”
    “这么肯定?医生敢告诉你?”
    “除了说话,还可以有很多表达方式。”
    唐元不置可否,顺着褚品良的话道:“听说,女儿大都长得像爹。叔叔一表人才,我想我的小妹妹也丑不到哪儿去。”
    前方开始堵车了,褚品良停了下来,往后看唐元,道:“我更希望…她能跟元元一样漂亮。”
    “就连…她的名字我都想好了。”褚品良仍旧盯住唐元,像在欣赏最完美的艺术品,“展如之人兮,邦之媛也。”【面前的人,是倾国倾城的美人】
    “就叫她‘媛媛’,怎么样?”他望着她的眼眸逐渐深暗,“每当她啼哭时,我就抱起她又小又软的身子,轻轻摇晃着她的肩膀,柔声重复着两个字——媛媛、媛媛、媛媛……元元。”
    唐元屏气凝神许久,忽然说:“我想吻你。”
    还没等褚品良反应过来,唐元便俯身跪在座位上,双手捧起他的脸,看着他与自己呈反方向的五官。
    她从下往上抚摸他的额头、鼻梁、人中到嘴唇。在她的唇缓缓往下落时,双手也在同时往他的脖颈延伸。她的手指纤细而冰凉,像冷血的蛇。
    她摸到他的喉结,颈子薄薄皮肤里面的血管。好烫,她的手便围着这股热量聚拢、往内挤。
    同时,她的唇贴到他的人中,贪婪地夺取着他的呼吸。
    他的脸色逐渐红了,喘气也急了,身体开始不安分地动弹了。她察觉到,又立马用那软嫩的唇瓣轻轻安抚着他。
    他又放松了。
    她又继续扼住他的咽喉。
    “叮叮叮”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宛如尖刀,瞬间划破车内的沉静。唐元瞳孔猛地睁大,像突然被唤醒的梦游者,刹那醒来。
    她愣了好一会儿,等到铃声将近结束时才接起电话。
    对面熟悉的男声响起:“元,我现在到梧城了,能见你吗?”
    唐元第一反应是挂掉电话。
    她观察着褚品良的反应,他还在回味那个吻。她疯狂地抑制住自己恶心想吐的欲望,同时极力压制着自己的颤抖。
    她想笑,但又想哭,还想尖叫,又想身体同时做出这叁种反应。
    可她又立刻强逼着自己清醒了下来。
    不行,不能去她家,也不能去学校,要找个远远的,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。
    她观察着车窗外的风景,最后用短信回:“在世贸大厦大门外等我好吗。”
    刚发完,她抬头,发现已经不堵车了,褚品良正慢慢着发动汽车,周遭的风景又开始摇摆。
    唐元蹭得一下跳起来,尖声道:“停车!停车!我要下车!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