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联谊具体有多少人司倪也不清楚,她一下车就想找地方躲。然而大家看上去都像是自来熟,一点儿也不怯场,没多久就打成一片了。
    「今天可不是斗蛮力。」对方的会长Jonathan指着脑袋,跃跃欲试。「密室逃脱!」
    早在来之前就听说过Jonathan胜负欲极强,这几年和朝鹤也是比个没完,大至活动,小至学生会服都要比材质。
    朝鹤也乐得和他玩,全当消遣。
    双方核干全打散,总共三队,一队六人。公关长做了籤,直接由抽籤决定。
    所幸司倪被分配到与翁子靳一组,有了熟悉的人她也比较安心,然而不幸的事,她与Jonathan同队,依照他摆明就要赢的气势,看来这游戏是不能随便玩玩。
    她稍稍压了帽簷,听见一旁有女生拔高了音喊:「哇,我和朝鹤一组!真幸运!」她说完,似乎是怕被误会连忙解释道,「Jonathan每回都带衰,每玩必输,谁知道到最后有什么惩罚??」
    听完,司倪看了一眼被其他人围绕的当事人,笑得倒是开心,这几天不是摆脸色就是丢工作??
    待籤都抽完,Jonathan非常兴奋,一把就抓住其他队友的手,「大家一起加油——」
    翁子靳也被他的活力感染跟着一起吆喝,双方情绪激动便未注意力道,这一握,司倪两掌都红了。
    主办单位发给每人一支手电筒,队伍依序进入密室,司倪习惯走在后头,却见Jonathan让所有人走在前面,自己选择压尾。「快走吧,我在后面。」非常绅士。
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狭窄的空间,墙上的看似年久失修的灯啪嗒啪嗒的闪。
    倏然,灯一暗,四周全黑,全部人尖叫了一声。
    周边响起工作人员的规则说明,大意就是要解救被困在古堡的冒险者,必须解开四道谜底取得四把钥匙。司倪从没玩过密室,但待在昏暗的地方让她多少有些安心,至少不会有人注意到她。
    Jonathan志气高昂,计时开始,立刻翻箱倒柜。他在角落翻出了一台古老的打字机,上头贴着一张写满古希腊文的纸,众人端详了几秒也没看出个所以然。
    「不会第一关就碰壁了吧?」
    「第一关就没过绝对会被笑的!」
    Jonathan凭藉直觉在打字机上敲敲打打也没有反应,广播器中呼喊救命的人声音愈来愈大。
    司倪稍微看了一下环境,发现中间的日光就这么直直落在打字机上。看着一群焦头烂额的人,她也真怕输,若是真有处罚一定是丢人的事,鼓足了勇气,她弱弱地举起手。
    Jonathan见状立刻让她发言。
    「如果??如果用手电筒照纸呢?」她时常看的冒险电影都这么演,「主办单位特地发手电筒应该除了照明,或许有别的用意??」
    Jonathan茅塞顿开,「哇啊!我怎么没想到?」
    一群人急忙照做,果不其然纸的背面浮现了四个数字,大家按照顺序输入,果然打字机弹出了一把要钥匙。
    大家立即朝司倪拍手,她脸一红,帽簷又压得更低了。
    接下来几关都算顺利,Jonathan似乎对这种游戏十分感兴趣,好多伎俩都被他一一识破,最后一关,Jonathan突然询问她有什么看法。
    「这看起来像摩斯密码,如果比照英文二十六字母去推,F、R、E、E??」她忍不住提高音量,「是自由!」
    「哇!真的耶!」
    「我们太他妈的强了!」
    「本来还想说这次和Jonathan一组绝对完蛋,女生绝对都看不起我!现在老子走出去都有风了。」
    几个男生立刻鬼吼鬼叫,司倪被他们夸张的模样逗笑。
    司倪被他们夸得脸都红了,朝鹤出来就见她被一群男生簇拥,当事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不禁夸,白润的脖子和耳根子都红透,看着像是某些时候。
    收回眼神,Jonathan得意的朝他努起下巴,「我们先出来的,第二名。」
    他应了声。
    「你们新来的核干很厉害,四关她自己破两关。真是不好意思,被我们借走了。」
    朝鹤轻笑一声,没多说什么。
    Jonathan却已经察觉到他似乎不太高兴,难得有机会刺一下朝鹤,他也乐此不疲。拿了首胜,接下来的团康他们势如破竹,然而朝鹤就像失去兴趣,后半段参与极低,有时甚至直接把分让给对方。
    队员以为他另有所图,孰料这傢伙是真他妈的在送分啊!
    玩到最后,朝鹤那队毫无疑问的最后一名,Jonathan的表情都比当事人还要尴尬。
    「输的队要接受处罚??」
    队内的女生纷纷哀嚎,朝鹤倒是冷静,笑着点头,众人一致毛骨悚然。
    Jonathan也不敢得寸进尺。「你们就各自找人牵手找一个路人问:你们适合吗?」
    听闻,司倪眨了眨眼,好大胆,幸好她没输。她忍不住觑一眼朝鹤,他面前的女孩子正扭捏地伸手要接他,见对方没动,时间久得足以让女生的脸色逐渐难看。
    司倪回神,就见当事人走了过来。她一愣,不敢抬头看他。直到对方在她面前站定,周围吵杂声也随之隐蔽,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声大得快被旁人听见。
    她用力捏着手,缩着肩,就在对方伸出手时,她下意识地退却,只见那人将手转向他身旁的翁子靳。
    一片譁然。
    翁子靳!「靠!我就知道你果然暗恋我!我的亲亲——」
    朝鹤无情地侧过身,「快点弄完结束掉。」
    翁子靳娇羞地看他一眼,晃着手去找路人了。司倪远远看着,路人的表情各个难以言喻,连带朝鹤都捏着眉心一脸想原地升天。
    她在后头忍不住捂嘴笑。
    一旁的Jonathan靠近,「你和朝鹤关係不错吧?」
    「??为什么这么说?」她解释一句,「他是会长,跟谁都不错。」
    Jonathan耸肩,「不过不是任何人都能得到他的请託。」
    那小子刚和他说什么了??喔,新来的工读生非常怕生,让他那一群口无遮拦的干部说话注意一点。
    朝鹤:「还有,最好也保持距离,她非常讨厌男生。」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虽然我讲过很多遍,但某人是真__。(欢迎填空)
    我很抱歉,这回还是没有可怜boy,下回绝对了:)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